网站在线观看你懂的,越做越高湖喷奶水视频,办公室人妻中文字幕bd
女性生活
连环杀人案:他性侵杀害了20个站街女烹饪了10个男人的下体
发布日期:2022-09-22 05:58   来源:未知   阅读:

  案中以贾文革为首的犯罪嫌疑人前期专门游荡街头,寻找暗娼、站街女,然后将其诱骗到家后进行了惨绝人寰的折磨和杀害,并将受害者的钱财洗劫一空……最后抛尸地窖之中。

  杀人如麻后,贾文革开始不满足于只杀暗娼和站街女、他胁迫原本是受害者的徐丽霞成为他杀人抢劫的诱饵,专门利用徐丽霞的女色,将目标对准了那些带着大量现金来讷河采购土豆、甜菜的外地商人。

  杀人过程中,传闻贾文革听说吃什么补什么后,竟生割下受害者的部分器官烹食……

  阅读提醒:内容有涉及血腥残暴的内容,在讲述还原案子的过程中,会尽量避开血腥和残忍的画面,只阐述案件经过。

  凭着最后一丝意志,徐丽霞艰难的在死人堆里挣扎起来,脚上,手上忽然传来剧烈的疼痛。

  她微微笑着,眉眼带起一丝有意无意的撩拨,目光透过搭讪的男人飘忽落在了她的同伙身上。

  按照以前的经验,下一步就该是徐丽霞引诱男人到僻静地方,然后其他人再冲出来用刀子抵在男人身上,逼他交出钱财。

  这一切,从她从那个满是死人的地窖里爬出来后,已经来来回回做了多少次,徐丽霞自己都快记不清了。

  继续观察后,巡逻民警果然又发现在徐丽霞附近,还有一远一近共三名男子的目光紧盯着徐丽霞。

  值班民警觉得他们行迹十分可疑,很像是当地放白鸽的手法。但火车站人来人往,如果贸然上前,肯定会引起混乱,所以该民警并没有当场揭穿,而是回到值班室带协助辅警后才把徐丽霞和另外的几名男子带走询问调查。

  没想到,一调查后民警就发现,徐丽霞他们几个身上除了有3000多的现金、还有两张外地的,并不属于他们的身份证,更可怕的是,他们随身还带了口服麻醉剂!

  民警根据疑点判断,怀疑他们就是以放白鸽的手法,然后引诱他人,对他人实施麻醉抢劫的犯罪团伙。

  因为根据当时的公安机关立案管辖地的规定,在湖滨地区发生的这起案件,需移交杭州公安。

  而当时所属的杭州公安这边,因为发生了一起疑似凶杀案,所以大部分的警力都被派去调查凶杀案了。

  当时,谁也没能想到,原本简单的一起放白鸽的案子,最终却掀开了几十条血淋淋的惊天命案。

  紧跟着,黄国华在审讯徐丽霞的过程中,徐丽霞忽然抬起头看着民警提了一个要求。

  黄国华也没有在意,按照流程审讯完后,他看见徐丽霞面色复杂,似乎有话要说。

  这句话是审讯惯例,但黄国华也没有想到正是他这一问,就牵出了40几条人命。

  她说:“我还有一个大案子,比这个案子还大得多得多。如果我把这个案子讲出来,我肯定是死,你肯定是立大功。我们在东北还杀了20多个人……”

  黄国华镇定下来后,看徐丽霞的样子也不像是精神不正常,于是他将这个情况上报。

  当天晚上,杭州警方在徐丽霞、贾文革、李秀华等嫌犯携带的一只旅行袋里又找到了另外两张他人的身份证。

  杭州警方当即联系了身份证所属当地公安机关,进行核实反馈,经核实反馈后发现这两人的家属已经报案,确认两人失踪多日。

  据李秀华审讯交待,他们确实在讷河杀了很多人,尸体就在地窖里。并且,他还承认了旅行袋里失踪的两个身份证人员,其实早已经在1991年4月和8月,被他们一起杀害,尸体也在贾文革家的地窖里。

  徐丽霞和李秀华是关在不同的地方,基本没有串供的可能性,经过审讯后,两人交待的情节基本吻合和相似,结果只能说明一点,那就是他们说的很有可能就是是真的!

  电报发出去没有多久,杭州警方很快就接到了齐齐哈尔市打来的长途电话,在电话离,齐齐哈尔市那边回复说:“现场已经挖掘出19具尸体,正在勘查,贾妻自杀,孙犯落网,我们马上派工作组到杭州,具体对接。”

  徐丽霞在审讯过程中,详细交待出贾文革家藏尸的地窖边上还有一个地窖,里面也埋了很多尸体。

  杭州警方再次和黑龙江警方联系后,告知情况后,齐齐哈尔市那边回应说已经找到了第二个地窖,里面大约也有22具尸体。

  为了防止途中出现任何可能的意外,当时警方还专门包下一节车厢用来押送犯罪嫌疑人贾文革、李秀华、徐丽霞。

  讷河市民警连同当地法医一起到了贾文革租住的房子里,再次仔细的清理深埋几十条人命的夺命地窖。

  随后,当地法医和其他地方抽调的法医联合工作,一起清理尸体,拼凑残缺的尸体。

  尸体的主要骨头、颅骨、锁骨、胯骨、拼凑在一起。其余的组织全装塑料袋里,院子摆满了尸体……

  而且,尸体堆积太多,太久,尸臭熏得人随时都要晕死过去,法医戴的口罩根本不起作用……

  经过几天几夜几乎是不眠不休的拼凑,反复拼凑和比对后,最终法医们拼凑了42具尸体(地窖中41具,还有一具是贾文革妻李艳珍。)

  其中41具尸体的体貌特征依次排列出来,然后根据同时期全国报案的失踪人口进行对比,确认了其中28具尸体身份。

  当时,讷河民间一直传闻说,其实地窖底下还有许多遗骸,他们都没有被挖出来。

  每一个讷河人都想象不到,竟然有40多个人悄无声息的被看起来斯斯文文的贾文革残忍杀害,并随意的抛尸地窖之中。

  更可怕的是,案发后,讷河当地认识贾文革的人都无法相信平日里看起来斯斯文文,做事聪明有头脑的贾文革竟然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就连和贾文革只有一墙之隔的房东老太太都哭着说真的不知道贾文革会杀人,还杀了那么多人。她只知道,贾文革人缘好,每天都有各式各样的人去他家凑热闹,尤其是一到晚上,磁带的音乐声就响个不停,但真的看不出来贾文革是杀人狂。

  初中毕业后,贾文革先被分配在一家当地工厂,在厂里长期男女关系混乱,后从工厂辞职找了个杀牛的活儿,做起了屠夫。

  贾文革在讷河街头闲逛,遇到暗娼搭讪,贾文革一起回了家。到家后,贾文革和女人发生关系,期间贾文革盯上了暗娼的包。

  贾文革以为做服务这一行,应该有油水,所以就从背后猛地出手掐死了女人,并对女人的包洗劫一空。

  贾文革一回头,看见床上的尸体,心里并不觉得多害怕,甚至还有一种莫名的兴奋。

  从1990年的7月到11月期间,贾文革不断在讷河挑选站街女、暗娼、作为猎物,以各种借口和理由将其诱骗至家中,然后奸杀。

  这个过程,贾文革慢慢发现,其实除了那些站街女、暗娼,其实很多普通妇女甚至年轻的不良少女都是很好骗的。

  当时贾文革名下还有一个糖厂,糖厂是贾文革从事的杀牛工作攒下的钱,他就用这钱注册办了个汶戈糖果厂。

  法人一栏写着他名字的营业执照,是贾汶戈去火车站招摇撞骗的“利器”,他招女工、招会计出纳、招仓管员……

  贾文革觉得杀人开始变得不方便,而且那些做暗娼和站街女的人,身上都没有多少油水,抢劫的钱太少,不够挥霍。

  于是贾文革又找了李秀华、孙文力两个人一起谋划杀人。贾文革找李秀华和孙文力两个是有原因的。

  李秀华是讷河蔬菜公司负责搬运的一名员工,孙文力则是种地的农民,他们两个都是身强力壮,在杀人和制服的过程中有着绝对的优势。

  传闻,贾文革为了让李秀华和孙文力服从自己命令,配合自己的杀人的行动,还专门设计好半引诱半逼迫的让李秀华和孙文力合力杀了一个人。

  并且,贾文革为了彻底让李秀华和孙文力没有反水的机会,还专门掏了该死者的内脏烹煮,三人一起下酒。

  从此以后,李秀华和孙文力果真事事听贾文革的,一心一意和贾文革谋划杀人抢劫。

  1990年,11月的某天,徐丽霞和丈夫吵架,她赌气离家出走。本来是想去大姐家,但她又怕大家为她的家事烦心添乱,决定不去大姐家。

  但她没有想到的是,就是这样一个不经意的决定,把她拉进了满是恶魔的血腥地狱。

  当时,贾文革外形斯文,说话有气质,他搭讪徐丽霞,问她怎么一个人在火车站逗留,徐丽霞正是心情不好,无人倾诉,所以就有一搭没一搭的和贾文革闲聊了家庭琐碎。

  贾文革听完后,不仅没有不耐烦,还安慰了徐丽霞,并对徐丽霞想离开讷河去外地工作的想法予以肯定。

  贾文革还说,其实也不用去外地,他就有一个糖果公司急需徐丽霞这样的人才。贾文革诱惑徐丽霞说,不如你到我的糖果厂试试,我看你很有管理才能。

  等到了贾文革家后,才发现不对劲,只是已经为时已晚。贾文革用自制的药水喷在徐丽霞脸上,并以暴力控制她,将她强奸后,又残忍的用细铁丝捆住她的双手,并掐死她,将尸体扔进了他埋尸的地窖。

  本来,徐丽霞也是这些尸体里的一具,但幸运又不幸的是,她并没有被贾文革掐死,而是掐昏了。

  在满是尸体的地窖里醒来后,徐丽霞凭借强大的求生意识,推开了压在地窖上的石板。

  他笑了笑,给徐丽霞吃了点东西,他在食物里下了安眠药,然后又把她关进了满是死人的地窖。

  贾文革则去了齐齐哈尔,根据之前跟徐丽霞套话得到的信息,一步一步摸索找到了徐丽霞的家。

  摸清楚家庭背景后,贾文革回到讷河以徐丽霞儿子的性命威胁徐,并逼迫她对地窖里的二具尸体捅上几刀,拍了照片,迫使她入伙。

  有了徐丽霞的加入,贾文革杀人的对象着重在了那些揣着大笔现金到讷河来的商人。

  他们利用徐丽霞的女色,让她去引诱搭讪那些商人,然后找机会弄死商人,拿走商人身上所有现金和值钱的东西。

  尸体实在堆不下了以后,贾文革很聪明的自己动手在地窖旁边重新凿了一个小地窖,用来继续堆放尸体。

  她说有一次她勾引了两个外地来的王姓推销员和刘姓推销员到贾文革家中后,贾文革用麻醉剂麻翻了他们两个,然后用绳子活活勒死他们。

  这里部分资料中,犯罪嫌疑人的行为实在太过血腥和残忍,所以我不做详细描述。

  继续回到案子,徐丽霞又交待了除了上面的变态行为,贾文革还在一次她诱骗一个孙姓农民回到家后,贾文革将孙姓农民的下体割了并烹煮。

  后来,随着讷河地区失踪的人口越来越多,讷河的警方也在四处开展拉网式的排查。

  贾文革立马察觉到不对,加上1991年的7月份,讷河天气越来越热,地窖里的尸体臭味熏天,有暴露的风险。

  从杭州押解贾文革回讷河的火车上,对于自己犯下的血案,他一直企图装傻充楞,蒙混过关。他说:“我没犯什么其他案子了。”

  后,徐丽霞写给其姐的遗书被公开,在遗书中,徐丽霞对其大姐说:我自知罪孽深重,死得也心甘情愿。好在,这起案件终于到此为止了。我心里也有了些安慰。

  但在这个案子的最后,我想和大家再多聊一嘴案中原是受害者最后却成了犯罪者的徐丽霞。

  原本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幼儿园老师,和丈夫拌嘴,心情不好出走,结果却遇上了杀人狂贾文革。

  他们被诱骗到贾文革家中时,父亲曾和贾文革等殊死搏斗,拼命帮儿子逃出了贾文革家。当时老父亲对着有机会能逃走的儿子大喊:“跑啊!”

  但,可惜的是那个儿子最终因为不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父亲死,而选择回头去救父亲。

  儿子冲进屋后,是徐丽霞和另外一个同伙帮助贾文革制服了儿子,连捅几刀,杀了这对父子。

  也许就像徐丽霞枪毙前写给姐姐的话来说:我自知罪孽深重,死得也心甘情愿。好在,这起案件终于到此为止了。我心里也有了些安慰。

  因为,对于那些无辜死去的人来说,每一个手上沾了他们(她们)鲜血的人,都是有罪的。

  那些无辜的受害者里,有多少人是孩子的父亲、母亲,是父亲、母亲的孩子,又有多少人是丈夫、是妻子……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