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句定生肖资料2020,一肖三码中特百度,十二生肖论坛,状元红高手论坛高手榜——南京市新闻频道
大咖名流
四平攻坚战亲自坐镇东野10万人为何不敌陈明仁3万国军
发布日期:2022-09-18 05:36   来源:未知   阅读:

  1947年6月17日凌晨,距四平约十里地外的东总指挥部,司令员凝望着眼前黑黝黝的夜空,双眼仿佛要穿透重重迷雾,看清四平城里的一切。

  刚刚,抵近指挥的1纵司令员李天佑发来电报:我部14日突破入城,与敌巷战3昼夜,退敌数十次反冲锋,1师、2师均付出1500人以上的伤亡,所占之地极其狭小,向前推进极其艰难……

  民主联军战士冲锋的场景呈现在眼前,二战时期在苏联养伤时见证过斯大林格勒保卫战的残酷,前两次在四平指挥对敌防御作战“拉锯”数十天的,凝重的脸色又凝重了几分。

  自1946年进驻东北以来,东北民主联军已经与军队在四平激烈厮杀三次。

  1946年3月中旬,苏联军队陆续撤出东北各大中城市,军队抢先进入并占领四平。根据中央的战略部署,指挥东北民主联军凭着双腿与军的汽车轮子赛跑,在前进中对扼守中长、四洮、四梅铁路的战略枢纽四平实施了攻击作战。

  3月16日晚,急行军的东北民主联军合围四平,并于17日凌晨发起攻城作战,趁军队立足未稳之机,民主联军以优势兵力一鼓而歼,仅10小时便结束了战斗,活捉了辽北省政府主席刘翰东、保安司令张凯,缴获大批轻重武器和军用物资。

  时隔一个月,正当主席代表中国在重庆与和平谈判的关键时刻,军却开始对占据的各重点城市展开了大规模进攻,四平首当其冲。

  4月18日,新一军30师率先向我四平守军的外围据点发起进攻,东北民主联军被迫反击,四平保卫战正式打响。

  迅速从东满、南满和西满调遣部队守卫四平,军则先后纠集10个师的优势兵力,配备大量坦克、火炮,对四平城及外围据点展开猛烈攻击,采用人海战术成营、成团地进行集团冲锋;我军顽强防守,每一个要点都经历了数次甚至十数次的轮番争夺;至5月中旬,部分外围据点相继失守。

  5月18日,根据中央“放开大道、占领两厢”的战略部署,东北民主联军在对军造成大量杀伤后主动撤出四平,第二次四平战役结束。

  虽然放弃了四平,但和东北民主联军将士一直对这个战略要地念念不忘,在失守一年之后,于1947年6月集中4个纵队的兵力,发起了四平攻坚战。

  已经将“围城打援”战法运用得炉火纯青的,将主要力量部署在阻援打援的方向,初期仅安排1纵和6纵17师参与攻城战斗,这一安排,在当时和后世均遭到不少人的质疑,据笔者分析,曾旁观过斯大林格勒保卫战的,对城市巷战的残酷性有深刻的认识,并不愿意将部队投入到“绞肉机”式的战斗之中,因此更多地倾向于以野战消灭敌人的有生力量,希望以外围的胜利和攻城的压迫来实现“不战而胜”的战役目标。

  对于战机的捕捉,历经百战的有着过人的感觉,结合东北地区特殊的气候和地理状况,他在顶住了军队的“重点进攻”之后立即着手组织四平攻坚战役,就是想利用夏季相对有利的气候条件,趁势吃下眼前的这股“疲兵、残兵”。

  为了对守城的军保持强大的压力,将直属民主联军总部的炮兵部队抽调了一大半,安排炮兵司令员朱瑞亲临前线团配合攻城作战。

  在朱瑞的指挥下,我炮兵摒弃了年初在德惠攻城时分散配属的打法,集中火力在1纵的主攻方向持续炮击近20分钟;李天佑指挥的步兵与炮兵密切配合,在炮兵火力向前延伸的同时组织冲锋与爆破作业,发起攻击后不久即在敌军的防线师相继冲进四平城!

  奉命坚守四平的71军军长陈明仁早已做足了巷战的防御准备,他在城市外围构筑环城工事的同时,在城内更是依托各种坚固建筑修建了多层次永久堡垒,每一个街口都设置了明暗、交叉火力,这些防守据点给我军造成了巨大的阻碍;

  战士们刚刚发起冲锋冲进城内,各堡垒的军火力立即喷射而出,一排排战士被击中倒地。

  随队的连排指挥员马上命令战士们就地卧倒,一边指挥配属的机枪、迫击炮压制敌军的重火力,一边安排攻击组战士匍匐前进,准备贴近堡垒进行爆破作业。

  堡垒下层突然冒出一圈圈枪口,剧烈的枪声响起,狠狠地扫向匍匐前进的战士,一个又一个战士被击中,殷红的鲜血洒满前进的道路,爬行的身影有的猛地一顿便没了动静,有的拖着长长的血迹继续前行,但渐渐慢了下来,不时有人停了下来……

  连排长向机枪手和迫击炮手猛吼,这些新冒出的火力,给我军造成了重大杀伤,必须压制住,否则战士们寸步难行。

  在“迫近作业”的战术指导下,民主联军战士猛烈在攻击着,冒着敌人的火力顽强地前进着,流血,牺牲在不停地发生。

  仅仅用三天时间便肃清了外围据点的1纵,冲进城后三天却只是前进了短短的几百米,久历战阵的李天佑不得不利用黑夜的时间让战士们暂停进攻,对部署进行调整。

  短暂的停歇之后,李天佑部的推进更加坚决,紧急投入的6纵17师在师长龙书金的带领下作为生力军投入战场,“攻坚老虎”的“三组一队”战术如手术刀般割裂着陈明仁苦心经营的防线,经过数日拉锯战,民主联军终于攻占了四平城约一半的街巷。

  我军推进到中央银行大街口,眼看着71军的指挥所就在眼前,后期参加攻城的邓华纵队独立1师在师长马仁兴的指挥下组织了营连级冲锋,战士们踩着尚未散去的硝烟迅速前进。

  突然,前排的战士一个个步履踉跄,脚下出现了一层缓缓滚动的黄豆,纷纷滑倒在地,敌军的隐蔽火力一下子全部洒向了队形混乱的队伍,不少战士来不及爬起身便倒在了血泊之中。

  陈明仁“撒豆成兵”的鬼点子在我军攻击的关键时刻使出,打断了民主联军的进攻节奏。

  23日傍晚,战士伤亡惨重的独立1师奉命外撤,即将出城的马仁兴师长在城垣处被军冷枪击中,不幸牺牲,为整个攻坚战斗蒙上了一层血红的阴影。

  6月30日,援军抱团从长春、沈阳等地逼近四平,陈明仁仍在城内凭借少数坚固工事顽强抵抗,见四平城久攻不下,打援部队也未能找到合适的歼敌机会,忍痛下达了全线撤出战场的命令。

  此时的四平,血流成河,尸积如山,山河悲咽,敌我双方几万个年轻的生命在黑土地的上空隐隐哭泣……

  时间流转到1948年春,曾因陈明仁的坚守而被当局吹嘘为“东方马德里”的四平,随着陈明仁长任兵团司令移驻武汉、长沙,慢慢地只剩下一片残砖破瓦,留守的虽然有71军、新1军、88师等曾经“战胜”过东北民主联军(此时已改编为东北野战军)的番号,但大多已在组织的“秋季攻势”中损失惨重,即使加上地方民团,总兵力仅剩15000人,并且被我军掐断了与东北其他重点城市的联系,成了一座名符其实的孤城。

  2月27日,下达预备作战命令:由1纵、7纵及3纵一部,配以独立2师及总部直属炮团,由1纵司令员李天佑、政委万毅统一指挥,发起第四次四平战役。

  消息传到部队,早就憋着一口气的战士们一片欢呼,特别是刚编成不久的7纵19师,自去年老师长马仁兴在四平攻坚战中喋血牺牲之后,全师上下都想早日打下四平,为老师长报仇!

  指挥攻城作战的李天佑司令员也一直期待着这一天,担着“第1纵队”的名头,他指挥部队在东北驰骋战场屡立奇功,偏偏去年夏天在四平锋锐受挫,只有以最快的速度、最小的伤亡拿下四平,才能为1纵正名!

  3月4日,李天佑命令各攻城部队开始清扫四平的外围据点,在猛烈的炮火与优势兵力的攻击下,兵分五路的东北野战军陆续攻克徐家窑、师道学校、东门外地堡群及城北制高点三道林子等地,至3月10日,四平外围各个据点全部肃清。

  早上7点40分,四平的天空刮着凛冽的北风,平静了两天的土地上突然响起吱吱嘎嘎的声音,东北野战军的炮兵群纷纷昂起了威武的炮管,100多门火炮喷出绚丽的火焰,抵近城垣的迫击炮、平射炮也纷纷轰向预定的目标。

  炮火持续了20分钟后向前延伸,早就摩拳擦掌的攻击连队战士纷纷跃出战壕,如潮水般向城垣扑去!

  从西南方向攻击前进的19师55团11连首先建功,仅用15分钟就全歼了守卫城垣堡垒的敌军,随即入城与敌巷战;后续部队跟进攻击,迅速将战线纵某尖刀连推进至主马路时与敌遭遇,连长命令机枪和迫击炮压制敌人火力,爆破组用手榴弹与炸药包开路,连续摧毁、攻占敌军9组明暗碉堡,战后统计,该连共歼敌600余人,缴获机、步枪400多支。

  战到深夜,四平守将彭锷见势不妙,率卫队向北突围,残余守军龟缩在路东的几栋高大建筑内负隅顽抗。

  3月13日凌晨,李天佑再次调整部署,调集炮兵对顽敌坚守的几栋大楼进行抵近炮击。

  轰轰的炮击声一阵接一阵,残军一个个心惊胆战,纷纷寻找屋角坚固之地躲藏;炮声一停,几面白旗从窗口高高伸出。

  此后,四平城再无战火,老百姓感慨:“四平四平,要打四次,才算是真正的太平啊!”

  四平的收复,拉开了东北野战军进攻作战的帷幕,从此以后,率领的东北野战军一路南下,从白山黑水一直打到了天涯海角,成就了“攻无不克”的威名。有兴趣的朋友,敬请关注下集《东野攻坚战系列之三:轻取锦州摧枯拉朽》。

Power by DedeCms